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变成想要成为的英雄。



藤叶很讨厌他的哥哥。


为什么要长的跟我一样啊!他总是这么恼火的想。


藤条是藤叶的哥哥。


他们是一对双胞胎。


小时候,街坊的邻居都喜欢见到这两个可爱又好看的小家伙,像两个一模一样的陶瓷娃娃一样,让人忍不住看了又看,总希望是自家的孩子,邻居们总是一见到这对双胞胎就给他们一人一个好吃的,然后笑眯眯的打趣道,“你们谁是哥哥藤条,谁是弟弟藤叶呀?”


每次藤叶都会大声的回答,“我是哥哥藤条!”

然后再被真正的藤条捏住脸蛋,藤叶疼得哇哇大叫,藤条抱歉的对邻居说,“对不起,我才是哥哥藤条。”


所以邻居们都知道了,第一个开口说自已是哥哥的一定是弟弟藤叶。


作为高中生的藤条,总是做什么事情都很好,不论是学习,体育还是班长,做什么事情都很优秀的藤条,藤叶简直恨不得让他消失。


为什么他不能死掉呢?藤叶总是这样想。


相对哥哥藤条而言,藤叶就显得吊儿郎当,学习差劲,总爱打架的混混了,自然也总是被哥哥藤条比较。


“哎呀,还是哥哥藤条比较优秀吧,听说他们家藤叶昨天又跟别人打架了。”渐渐的,周围的邻居都更喜欢亲近哥哥藤条,总是摸着藤条的头夸赞,而忽视旁边的“坏孩子”藤叶。


有一次,唯独一个邻居阿姨笑着摸了摸藤叶的脑袋,藤叶的心像是在嚎叫,我竟然也能被……突然阿姨的话让藤叶的心由暖变冷,“藤条啊,下次学习要继续加油哦。”


啊~原来是认错人了吗。藤叶想。


他冷冷的撇开了头,然后直视着笑眯眯的阿姨,不屑的说,“阿姨,我不是藤条,你眼睛真瞎。”


当晚回来时,藤条被吓了一跳,因为藤叶竟然染了一头黄发,看着很是扎眼,痞气更浓了。


藤条关心的问“为什么突然染发了呢”

藤叶不耐烦的回答道,“因为我才不想被别人认错成像你这么虚伪的人 ”


藤条到底是什么样的人没人比他更清楚不过了,藤叶想,每次看到父亲母亲对藤条那么爱惜,再看到父亲看自已的不屑冷漠的眼神,藤叶不由得冷笑。




“等到我有一天能够不在乎别人的看法,不感到内心深处的恐惧和浮躁,等到我真的拥有了自我的那一瞬间,我想我会永远铭记那一天的年,月,日,甚至包括分,秒。”


……


“因为那是我获得救赎的日子,是我重获新生的时刻,从那一瞬间开始,我才算是真正的我。”


“我想……我活到现在,只是在等待那一刻的到来。”


约束



NEUR发现了MYTH。


他之前就对这个阴暗又神秘的地方充满了好奇。


没想到这里竟然躲藏着一个这么好看的男孩子。


NEUR细细的打量着男孩。


男孩的皮肤很是苍白,像是从没经受阳光的触摸,但是却意外的如同白玉一样好看,男孩的眼睛乌黑的发亮,清澈的眼底,整个人干净纯粹。


“呐,你为什么在这里啊?”NEUR好奇的问。


MYTH眼底充满了惊愕和恐惧。


他不明白眼前这个男孩到底从哪来的。


而且……MYTH咽了咽口水,他在NEUR出现的一瞬间,明显的感到一种从未有过的饥饿感紧紧的攥住自已的胃口。


像是一只急需进食的饥饿碌碌的野兽……






时光

“丞哥。”顾飞叫了一声。

蒋丞被叫的愣了片刻,目光从黑板上移开,转过头看了一眼正趴在桌子上睡觉的顾飞。

我草,竟然能在这么吵闹的教室里睡觉,真牛逼。

蒋丞踢了一脚前面同学的椅子,对那人说了一句,“你们都小点声,我同桌在睡觉。”

然后脱下校服外套,罩在自已头上,顺带也盖住了顾飞的脑袋。

又对前面同学补了句,“我也要睡会儿。”

蒋丞把头靠近顾飞,用校服盖住两个人的脑袋减少噪音,然后在快要入睡的时候,突然迷迷糊糊的想起顾飞还叫了自已一声。

我草那是得梦到什么了,笑得那叫一个淫荡。

然后蒋丞就靠着顾飞的脑袋睡着了。

此时,顾飞小朋友的梦里,蒋丞同学正被自已逼迫着苦逼的乖乖帮自已做着作业,啊,又是一个没有作业的美好一天。

end.



约束



MYTH一个人待在阴暗的角落里。


他可不敢跑出去。


因为外面有刺眼又明媚的太阳。


虽然他很喜欢阳光,总是偷偷的躲在窗帘后面呆呆的观赏沉浸着。


可是……MYHT伸出苍白的手指,小心翼翼的去触碰稍微洒在地面上的金色的阳光时,刚一碰到,就像被狠狠咬住,痛感顺着苍白的手臂直达脑海深处。


MYTH瞬间打了一个激灵儿,立马把手缩进怀里,用另一只苍白的手不停的揉搓着,泪花不由自主的顺着脸庞溢了出来。


真是……太疼了!MYHT轻轻叹了口气,一把抹掉眼泪,重新躲在黑暗里。


可是……MTHT是个吸血鬼男孩啊。



“呐,你为什么待在这啊?”


一天,MYHT遇见了一个男孩。


男孩浑身脏兮兮的,金色的头发在阳光下闪闪发亮,眼睛充满好奇的打量着自已。


男孩名叫NEUR。


故意

顾延随意的靠在墙上,心不在焉的听着眼前的女孩磕磕巴巴的说出青涩的表白。

顾延的眼神落在林柯身上。

“……我喜欢你很久了……”女孩闭着眼睛羞红了脸。

顾延看着林柯在纸上飞快地写着字。

在林柯抬头的那一瞬间,两人眼神对视。

然后顾延就看见林柯立马皱起眉,扭开头,像看见什么让人厌恶至极的事物一样,把纸揉成一团,漂亮准确的扔进了垃圾桶。

顾延被揉疼了。

“……所以我真的很喜欢你!”女孩坚定的说。

顾延从林柯不耐烦的脸色上移开了目光,他看着眼前娇羞的女孩。

“我也一样。”他回应道。

就那么讨厌我吗?他想。

零愣住了片刻,突然笑了出来,用同样的微笑回敬凌,轻轻说了两个字,“不要。”

“就是这个笑容。”凌眯着眼睛说,“明明笑着却一点温度都没有,真是……”

“真是让我太喜欢了。”凌一步步迈向零,“所以,我说是就是了。”凌伸出手揉了揉零的头发。“你没有反抗的权利。”

说着,凌的手指渐渐收紧了,紧紧抓住零的发丝,像一只轻而易举捕到猎物的野兽。

“懂吗?”凌的声音冷了下来。

零的脸被迫抬起,仰视着凌。

“那你还问我干什么。”零眼神里透露着嘲笑。

“关你什么事”男孩冷淡的说,晃悠悠的想直起身来。

“我救了你。”凌的声音顿时冷了下来,用修长的手指点在男孩的额间,“所以你现在算是我的东西,我说什么你就要干什么。”

男孩感受到了凌的指尖的凉意,抿了抿嘴,过了好一会儿,才闭着眼睛如同一只准备被捕杀的猎物说道,“零。”

凌一下子愣住了,像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一样“噗嗤”一声笑了出来,“什么嘛,竟然跟我的名字读音一样,真是让人意外。”

零沉默着,慢慢的在凌面前艰难的站立起来,然后一道鲜红的血迹就顺着腿流到了地上,分外刺眼。

零就像没有看见一样,拍了拍身上的灰尘,准备转身离去。

“喂,我可没让你走。”凌依然蹲在地上,好整以暇的看着零的背影

“你想干什么?”零的眼睛低垂着,声音也低低的,像一个无处可逃的兔子尽量压低自已的存在。

“我说过了吧,既然帮你把那些人打跑了,你就应该知道什么叫知恩图报。”凌慢悠悠的说道。

“所以啊我决定……”

凌站了起来,眼睛直直的看向零。

“你就成为我的狗吧。”凌笑了,嘴角扯出漂亮的弧度。

正好阳光从窗外射了进来,此时一个男孩在对另一个男孩展现最美的笑脸,说着最残忍的话。



凌总是看到那个男孩。


被众人踢到在地上,肆意虐打,被打到角落里,用淤青的胳膊徒劳的护着自已的脸。


却不曾掉落一滴眼泪,像是被麻木了一样。


然后在那些满脸横肉的恶徒打完之后,找死一般的对他们露出微笑。


笑得灿烂,如同无忧无虑的小孩。

在那一刻,凌的心灵被拨动了。


紧接着男孩又招来一阵毒打。




凌从来不曾理会过这件事。


凌在学校里是出了名的惹不起的人。


每次经过那个男孩毒打的时候,周围的人动作都渐渐的停息下来,满脸假笑的奉承着他,而他连看都不想看这些无聊的单方面的殴打。


只不过这次,凌却停在了他们面前。站在趴在地上的男孩面前。


周围人不禁紧张起来。


有的人立马上前笑着说,“哥,这不关你的事,这小子就是太贱了,我们教训……”


还没说完,就被一拳打倒在地。众人听到牙齿狠狠磕到地面上的声音。


“滚。”凌吐出了一个字。


有人气愤的刚想上去干,就被三四个人死命拉着跑了。




“你叫什么”凌蹲了下来。


“关你什么事。”男孩冷淡的说,刚想直起身,身上的淤青刺痛的他不由得倒吸一口气。